点击关闭

家人时间-在学校口罩戴了又摘与家人商量后选择不退机票

  • 时间:

【湖人两名球员确诊】

由於學制差異,英國的學校每年3月下旬到4月下旬會有一個月的複活節假期,許多留學生會利用這段期間回國度假。為了爭取更大的折扣,孫其然與很多留學生一樣,早在去年暑假就預訂了今年3月23日的回國機票。但國內疫情暴發後不久,航空公司推出了飛中國航班可以全額退票的政策,一些留學生擔心回國後影響接下來的學業,於是退掉了機票。“當時大家內心都很矛盾,沒經歷過這樣的抉擇。媽媽當時很有信心,堅信到時候國內疫情一定會得到控制,所以全家人商量後決定不退票。”孫其然說。

沈陽晚報、沈報全媒體記者吳佳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飛機上幾乎滿員,每個人都遵守規定佩戴了口罩,許多人戴了護目鏡,個別人還穿了防護服。”為了防止感染,孫其然在10個小時的飛行中不吃不喝,也沒去衛生間,一動不動“坐”到北京。“當時的管控已經非常嚴格了,每個人登機前和入境前都要反覆填報健康登記,還要接受核酸檢測。”雖然費了一番周折,其間又因英國到北京在航班上發現確診病例,孫其然回到沈陽後還要集中隔離,但幸運的是病毒核酸檢測結果為陰,孫其然懸著的心總算可以放下了。

做好防護不添亂“回國後雖然沒出去過,但卻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國內的嚴格以及大家的辛苦付出。”孫其然目前正在集中隔離,身體情況一切正常,28日就將解除隔離。“集中隔離的環境很好,乾凈整潔,設施齊全,一日三餐都是家鄉的味道。”10多天來,孫其然每天大部分時間以學習為主,偶爾上上網、打打游戲。為了督促兒子鍛煉身體,孫其然的父親每天錄視頻做俯卧撐跟他比賽。有一天,父親特地來到隔離點附近,站在馬路對面讓兒子站在窗口,兩人遠遠見了個面。“我的房間在12樓,爸爸可能根本看不清我,但他的牽掛我能感受到。”

在學校口罩戴了又摘與家人商量後選擇不退機票

“真的就像網友分享的那樣,看到機場穿著防護服的工作人員,心才真正跟著飛機‘落地’。”對於剛滿18周歲的沈陽留學生孫其然來說,過去兩個月的心路跟著疫情形勢的變化跌宕起伏——就讀英國帝國理工大學的他,這些日子口罩戴了摘摘了又戴;回國的機票退是不退;會不會感染病毒,會不會感染家人……3月中旬,孫其然冒著學業可能受影響的風險回到國內。“在遭遇全球性疫情危機時,我還是希望能跟家人在一起。”目前正在隔離點接受集中隔離的他,向記者袒露心聲。

“決定提前回國後,最擔心的是途中交叉感染。”那邊孫其然查詢出行防感染攻略,這邊在沈陽的家人第一時間咨詢相關防疫流程。“口罩是之前囤的,護目鏡是跟同學借的,防護服由於時間倉促沒有買到,能做的防護基本就這些了。為了輕裝簡行,也只帶了電腦、講義和換洗的衣物。”3月12日,孫其然從倫敦希斯羅國際機場登上了回國的航班。

“不久前,英國學校也全面改為在線授課,4月末的考試計劃在線進行。”孫其然說,他的大部分留學生同學都回國了,但也有個別人因為回國航班被一再取消,只能留在英國。“一些暫時不能回來的同學囤了許多罐頭、泡麵、大米,在宿舍足不出戶自我隔離。也希望回國的小伙伴們做好防護,遵守法律法規,大家一起加油,別給國家添亂!”

@沈陽籍留學生:有困難找指尖,家鄉“老鐵”幫你安排!

冒著留級的風險提前回國乘機10個小時不吃不喝

國外疫情蔓延迅速,海外學子有的踏上了回國的“諾亞方舟”,也有的選擇“原地不動”嚴防死守。即日起,指尖沈陽客戶端將開通“沈陽籍留學生服務通道”,可以通過熱線96009-1或在評論區留言等方式,反映自己遇到的困境。不論你身在何方,只要是沈陽籍留學生,遭遇困難時吱聲,家鄉“老鐵”一定第一時間伸出援手!

孫其然曾就讀於東北育才學校,目前在英國帝國理工大學讀大一。“每年12月末到1月初,英國會放假慶祝聖誕節。”這一次聖誕節假期結束後不久,國內暴發疫情,孫其然發現學校里不少小伙伴都從祖國各地度假歸來,因為每天關註疫情,他默默戴上了口罩。“或許因為文化差異吧,除了我自己,在學校里看不到別人戴口罩,我不想太另類,所以戴了兩天只好摘了。”後來,意大利疫情日益嚴峻,他又戴上了口罩,發現還是只有自己戴,只好又摘了。直到孫其然3月12日離開前夕,英國確診患者已經達到數百名,但他在街上依然看不到幾個人戴口罩,學校里也只有中國留學生會戴。“我戴口罩走在街上,還是會引來當地人異樣的目光。”孫其然說。

站在12樓房間與馬路對面的父親見了面

孫其然說,當時學校還在正常上課,按計劃會在4月末進行學期大考。“如果學校始終不停課,我們回國後又不能正常返英的話,就會錯過大考,後果就是留級。”這不僅意味著一年來的努力付諸東流,還要多承擔近50萬元的學費和生活費。“關鍵時刻還是跟家人集體決定,機票改簽,提前回國!”孫其然直言,共擔風險的家人們給了他莫大(博客,微博)的溫暖和力量,他將原定3月23日的機票改簽為3月12日。

對比如今的“一票難求”,3月中旬回國的孫其然算是幸運兒,而對於提前回國的決定,他則冒著經濟、學業雙重損失的巨大風險。“進入3月,歐洲的疫情一天比一天嚴重,竟然每天成倍增長,再加上當地管理寬鬆,許多留學生慌了,想不等期末就提前回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