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检察官信阳-2019年9月,信阳市检察院拟作出不支持申请监督的决定

  • 时间:

【海航迟发缓发工资】

“老賴”的名號終於去掉了河南信陽:積極履職推動一民事案件當事雙方和解

無奈之下,2019年8月,陳某夫婦向信陽市檢察院申請監督。承辦檢察官審查後認為,該案事實清楚,陳某夫婦對餘某的死亡存在過錯,依法應承擔相應民事賠償責任,且法院劃分雙方的責任承擔比例並無不當。2019年9月,信陽市檢察院擬作出不支持申請監督的決定。

2018年6月,餘某的家屬向潢川縣法院提起訴訟,要求陳某夫婦賠償死者親屬各項損失40萬餘元。潢川縣法院一審認為,餘某是在與陳某夫婦爭吵過程中死亡,兩名被告存在過錯,因此判決兩名被告承擔損失12萬餘元。陳某夫婦不服提起上訴,信陽市中級法院審理認為,陳某夫婦與餘某爭執是餘某死亡的誘因,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陳某夫婦不服,申請再審,被裁定駁回。

最終,餘某家屬同意了檢察機關提出的和解方案,將賠償金由原來的12萬餘元降至8萬元,並分兩期支付,同時餘某家屬主動配合陳某夫婦解除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2019年11月27日,在承辦檢察官和相關人員的見證下,陳某夫婦與餘某家屬達成和解協議。陳某夫婦當場交付4萬餘元,並承諾餘款按計劃支付。和解協議簽訂的第二天,餘某家屬主動陪同陳某夫婦到潢川縣法院,協助二人解除了失信被執行人名單。2019年11月30日,信陽市檢察院對本案作出終結審查決定。

2015年,陳某夫婦來到信陽市潢川縣打工,兩人帶著孩子租住在該縣某單位家屬樓三樓。2018年5月的一天,住在二樓的餘某發現衛生間頂部漏水情況嚴重,便上樓要求陳某夫婦開門查看衛生間狀況,陳某妻子考慮自己一人在家不願開門,雙方越鬧越僵。得知消息後,陳某急忙趕回家中並報了警。警方來到現場後,對雙方進行勸解。在勸解的過程中,陳某夫婦與餘某再次發生激烈爭吵。因餘某是一名年逾七旬的老人,難以忍受言語刺激,漸漸感到身體不適,隨後倒地身亡。

承辦檢察官在審查中發現,本案已進入執行程序,陳某夫婦二人也願意賠付,只是因收入較低,一時難以賠付到位。兩人又被法院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出行受限,無法外出謀求更好的工作掙錢還款。

承辦檢察官在宣佈不支持申請監督的決定前,主動找到餘某家屬進行溝通,建議其減少部分賠償金,得知承辦檢察官的來意後,餘某家屬情緒顯得有些激動,並表示堅決不會讓步。之後,承辦檢察官多次到餘某家屬家中進行說理勸導,希望他們能解開心結。

正義網電(記者劉立新 通訊員胡傳仁 胡益銘)“沒有你們的幫助,我們還得被掛在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上。現在好了,我這個‘老賴’的名號終於去掉了……”日前,一起民事監督案件申請人陳某夫婦來到河南省信陽市檢察院,告訴檢察官他們最近的情況,言語中流露著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