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学校帮扶-从一个“兵老师”到数百名“兵爸爸

  • 时间:

【音乐人黎小田病逝】

16年前,該部從遼東換防到吉林。2003年8月,時任西馬哨所排長的李迎鑫第一次帶領官兵巡邏到西馬村小學時,眼前的情景讓他揪心:教室是3間低矮的土坯房,牆上裂開了幾條大口子,已成危房;院子里一個銹跡斑斑的鐵鏵犁,被當作上下課的鈴鐺。更嚴重的是,除語文和數學課外,英語、體育等課程因沒有老師不得不“撂荒”。

11月27日,長白山,大雪紛飛。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政治工作部副主任譚虹帶著全旅官兵捐助的助學金,奔走在千裡邊防線上。“我們必須趕在新年前,走訪完幫扶的41所學校377名學生,把助學款送到他們手中。”譚虹說,這一行動,他們已堅持了16年。

蘇繼春的承諾,讓李瑛重新振作起來,學習成績突飛猛進。今年,她以優異成績考入北京大學。收到錄取通知書的當天,李瑛和家人專門來到連隊,向“兵爸爸”致謝。

長白縣中學學生李瑛,幼時父母離異,父親因意外喪失勞動能力,僅靠年邁的奶奶打工掙錢維持家庭開支。時任某邊防連指導員支樹楊得知情況後,主動與李瑛結成幫扶對子。後來支樹楊工作崗位調整,繼任指導員蘇繼春接過接力棒。在與李瑛的班主任交流時,蘇繼春得知,李瑛天資聰慧,但成績極不穩定。

“靠奶奶掙錢養家,即使考上大學也湊不出學費,成績再好有什麼用?”在一次談心中,李瑛向蘇繼春道出心裡話。

官兵的愛在課堂,也在課外。2009年夏天,部隊長王長義在巡邏時發現,由於駐地大量青壯年外出打工,留守兒童增多。為此,該部組織開展“兵爸爸”認親活動,讓轄區屬地哨所的幹部、黨員與142名學生結成對子。隨後,他們將官兵的捐款和部隊專項資金累積起來,設立助學基金,將教育扶貧制度化、常態化。

孩子們的將來怎麼辦?在一次哨所例會上,官兵決定擔任這所小學的編外教師,大學生士兵歐陽晃成為第一任“兵老師”。

“你放心,只要你考上大學,學費我們負責解決,直到你大學畢業!”

16年間,從一個“兵老師”到數百名“兵爸爸”,該部先後資助723名貧困學生,100多名學生考入大學,演繹了一首動人的魚水新歌。

消息很快傳到機關,部隊領導與學校領導、村幹部共商幫扶計劃,制定長效機制。他們發起“我為小學獻愛心,救助失學兒童返校園”活動,當年全體官兵捐款4.5萬元,用於修繕學校基礎設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