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餐厅公司-在大喜屋旗下餐厅消费的人均消费金额(在同地区)相对来说:

  • 时间:

【上海医生抵达武汉】

據招股書所示,大喜屋在2017財年至2019財年的收入的複合增速為14.8%,期間的經調整凈利潤的複合增速為23.8%;經營利潤率由13.3%持續提升至16.1%,體現出不錯的內生性增長能力。

據瞭解,大喜屋新開一家餐廳的回收期,一般為10-15個月,最短則為4個月,以上數據若屬實,則可比肩九毛九,根據餐館運營的角度去看待這一數據,便懂得大喜屋的“含金量”有多重。

而作為香港日本菜及日本放題料理的龍頭餐飲企業的大喜屋,相信會在優秀的運營能力和盈利水平,以及強大的現金流創造下,有望平穩渡過行業動蕩周期,成功實現穿越,大喜屋的情況相對於其他餐飲業同行來說,無論是進攻能力或是防守能力、抗風險能力,整體上都會有很大的差距,大喜屋的優勢還是會非常突出的。因此,投資者更應把握能夠低估買入優秀公司的機會。

03 出色的財務表現與較低的估值水平

04 投資情緒低迷催生了難得一見的機會

香港是世界知名的美食天堂,飲食文化很出眾,而且香港的食店服務質素有很高的水準,世界各地的美食都可在香港品嘗到,而前來香港的游客,除了購物,其實就是為了享用香港遍佈大街小巷的餐飲店鋪。

(圖片來源:公司招股書)這或許是大喜屋及其承銷商考慮到目前新股市場的市況而作出的選擇:壓低估值發行,讓利給市場及投資者,為上市後的表現預留更多空間,這個做法能否讓投資者增強信心,並且接棒九毛九的申購熱情,接下來先看一下大喜屋的核心投資亮點。

02 得到官方和大眾的大力推薦,人均消費金額遠高於九毛九、海底撈

特別是亞洲菜系,一度在香港得到推廣,甚至大放異彩,日本菜由於口味比較清淡清爽、烹飪形式多樣、菜品精緻,較符合中國人的口味,獨特的風情和文化屬性標簽天然會對外國人形成吸引;加上經過多年培育和融合,生鮮物流供應鏈的進步和聘請日本經驗豐富的料理師傅坐鎮,香港的日本菜餐廳的料理和服務水準確實已經到達了世界級水平,到香港品嘗日本菜,絕對是香港本土居民和外地游客的必選項之一。

01 香港本土日式放題料理連鎖店的“王者”

同時,大喜屋在這些飛速發展的那些年也取得了很多的贊譽,獲獎無數,這有來自官方的,也有來自被圈粉的食客或專業美食評選機構。於2015年至2018年獲評為“最優秀日本菜餐廳”及獲大眾點評評為“2017年度人氣商戶”,足見大喜屋的人氣及品牌影響力。此外,於2018及2019年,大喜屋旗下品牌——大喜屋、極尚大喜屋、樂天大喜屋及殿大喜屋品牌根據“優質旅游服務”計劃獲香港旅游發展局授予“優質餐館”認證。

俗話說,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這個道理放之四海皆準。優秀的餐飲公司,都長得差不多,大喜屋應該是香港飲食業公認的、不可多得的翹楚。至於當下為什麼會它那麼低的估值,一方面跟前期香港市場新股熱潮暫告一段落有關,另外一方面,投資者對立足於香港市場的大喜屋有所擔憂,實際上僅是對香港風波的深遠影響有所顧慮。

大喜屋的歷史可追溯至2010年,首間餐廳大喜屋中環店向顧客推廣日式放題料理的用餐體驗,結果該模式大受歡迎,其後快速崛起,所以,大喜屋在香港的飲食界算是“後起之秀”。

公司的ROE長期在50%以上,有息負債甚至不足500萬,可見公司取得高的ROE全靠自身的運營效率提升和經營利潤率的提升再加上有效的開設新店所致。

不但營收和盈利水平、經營效率在穩步提升,從大喜屋的現金流分析來看,也確實能印證出公司在財務能力出眾表現,據招股書所示,在2017財年至2019財年,大喜屋的經營現金流由1.25億提升至1.63億港元,其複合增速維持在9%以上,穩健非常,因此,公司帳上的現金更由7573萬穩步提升至2019財年末的8213萬。成功上市募資後,加上大喜屋強大的現金流創造能力,能有利於公司在全港有利的據點開設新店擴張。

(圖片來源:招股書)根據灼識咨詢報告,大喜屋按2018年收入計,在香港日式放題料理餐廳市場排名第 一,占有約37.1%的市場份額;若放在整個香港市場日式餐廳的賽道來看,在2018年按收入計,大喜屋僅憑14家餐廳便占據7.7%的市場份額,可見其單店的年營收能力是多麼驚人。

而在香港開日本料理餐廳的,能做到聲名鵲起,吸引食客和游客大排長隊等候的“必食網紅打卡”餐廳品牌,則非大喜屋莫屬。目前大喜屋在全香港經營著15家連鎖日料餐廳,已經建立併發展起以下均受到廣泛好評及喜愛的品牌包括大喜屋、極尚大喜屋、樂天大喜屋、殿大喜屋、大瀛喜、極尚大瀛喜、大滿喜、吉壽及岩鹽等。

同時,大喜屋的估值區間和公司的營收、盈利的複合增速及ROE水平相比,也很容易得出PEG遠遠小於1的結論。所以總體上來說,無論是相對比較,還是絕對比較的角度,大喜屋的估值處於窪地,或許已是板上釘釘的事。

從最新公佈的情況來看,大喜屋面對時下大環境困頓其實也不見得有多大影響,據招股書所示,管理層表示於2019年12月,大喜屋的收入僅較 2018年的同期減少13%,每月接客人次較2018年同期減少6%。而好消息是大喜屋旗下的八間餐廳的業主已同意每月削減10%至20%的租金,為期兩至四個月,此將可於2020財年節省合共1700萬港元的租金。由此可知,在前後兩者的對衝下,實際上可能對盈利的影響並不大。

據招股書所示,按公司每股未經審核(備考經調整的)合併有形凈資產0.47港元-0.55港元計算,可推導出以下數據作為參考,公司擬發行市值對應對PB區間為3.4-3.6倍之間。從目前來看,這個估值範圍應該是處於香港餐飲股估值的低位區域。

一月份香港新股市場熱鬧非凡,中式快時尚餐飲領先公司九毛九無疑是這個舞臺上最閃耀的新星,其申購人數僅次於阿裡,凍結資金超1400億港元,上市首日漲幅超過56%。可以這樣說,九毛九成功上市的案例給有意赴港上市的餐飲股註入一劑“強心針”。

而在農曆春節之後,一家香港本土運作最成功的、名聲最響的日式放題料理連鎖餐飲集團——大喜屋擬進行招股,招股期為1月24日-2月4日,招股價區間介乎每股1.6港元-2港元,對應發行市值為6.4億港元-8億港元,預期2月14日於香港聯交所主板上市交易。

要知道,在香港的餐廳用餐和消費,大家可能會有種印象會覺得消費金額會很高,但實際上,在大喜屋旗下餐廳消費的人均消費金額(在同地區)相對來說,介乎200-300港元的人均消費金額,卻顯得非常“厚道”,這也是大喜屋的每家餐廳幾乎每天都大排長龍的核心邏輯之一:品質上乘,價格厚道。而這個數字對比起時下港股熱門的餐飲股,如九毛九、海底撈,大喜屋的人均消費金額要遠高於前兩者,三者都是備受消費者喜愛和追捧的連鎖餐廳品牌,在同樣是人潮涌動的假設下,人均消費金額最高者,賺錢會不會更加“事半功倍”?

據大喜屋公佈的招股信息可知,其招股價區間介乎每股1.6港元-2港元,對應發行市值為6.4億港元-8億港元,由此對應的2020財年(截至2020年3月末),及2021財年(截至2021年3月末)的預期估值區間分別為12-15倍,以及7-9倍。至截稿時間,由富途行情系統提供的數據所示,內地連鎖餐飲品牌九毛九的PE(TTM)約為95倍,海底撈的PE(TTM)約為70倍,呷哺呷哺的PE(TTM)約為19倍,而香港本土餐廳上市公司,例如大家樂PE(TTM)約為21倍,大快活的PE(TTM)約為18倍,由此看來,同為連鎖餐飲模式經營的大喜屋的估值只有熱門內地餐飲龍頭的1/4-1/6,即使與同為香港本土的連鎖餐飲老牌公司相比,大喜屋所獲估值也幾乎為其一半左右。

最後,春節過後的大喜屋會否再次點燃香港新股市場的熱情,接棒九毛九成為2020年的明星新股,現在看來,完全是具備可能性的,可密切跟蹤大喜屋的招股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