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开发社会主义-使党的建设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相适应

  • 时间:

【周冬雨戴口罩领奖】

滬深兩個交易所的運營實現了股票的集中交易,有力地推動了股份制的發展。這是中國進一步推進改革開放政策的一項重大舉措。此後,中國資本市場不斷壯大,逐漸走進國際舞臺。

推進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1994年9月,為進一步加強和改善黨的建設,中共十四屆四中全會討論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加強黨的建設幾個重大問題的決定》,對推進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作了全面部署。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我們黨在實行改革開放過程中,不斷深化對計劃與市場關係的認識,逐步形成了以市場為取向的經濟體制改革思路。

《決定》指出,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的總目標和總任務是:“把黨建設成為用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武裝起來、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思想上政治上組織上完全鞏固、能夠經受住各種風險、始終走在時代前列的馬克思主義政黨。”《決定》要求在繼續貫徹落實中央關於思想建設和作風建設部署的同時,著重解決好黨的組織建設這個中心環節,特別是要解決好三個問題:堅持和健全民主集中制,特別要註重制度建設;加強和改進黨的基層組織建設;培養和鍛煉數以萬計的黨的中高級領導幹部,特別是培養和選拔大批德才兼備的年輕幹部,從而形成了新形勢下加強黨的建設的整體部署。註重制度建設,是《決定》的一個重要特色。

在實施奔小康戰略過程中,中國對解決農村貧困人口的溫飽問題特別關註,不斷加大扶貧開發的工作力度。

到1993年底,全國農村沒有解決溫飽的貧困人口減少到8000萬人。這部分貧困人口主要集中在那些自然環境惡劣、生產生活條件差的地區,扶貧的難度越來越大。

在民主革命時期,以毛澤東同志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將黨的建設作為中國革命取得勝利的“三大法寶”之一,成功實施了黨的建設的偉大工程。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以鄧小平同志為核心的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緊密聯繫黨的“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的基本路線,強調“要聚精會神地抓黨的建設”“把黨建設成為有戰鬥力的馬克思主義政黨,成為領導全國人民進行社會主義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設的堅強核心”,為加強黨的建設指明瞭方向。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後,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了用鄧小平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武裝全黨,加強黨風廉政建設,加強黨同人民群眾聯繫等一系列決定。

1988年11月,國務院和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召開會議,對在中國成立證券交易所等問題進行了細緻研究,決定由國家體改委牽頭,國家計委、財政部、中國人民銀行等有關部門以及金融界有關人士參加,組成國家證券管理領導小組。

滬市開盤1990年12月19日,隨著一聲鑼響,改革開放之後中國內地開辦的第一家證券交易所——上海證券交易所正式掛牌營業,這標志著中國資本市場發展史翻開了嶄新的一頁。

浦東開發啟動之後,有實力的跨國公司、中外金融機構紛紛踏上這片改革開放的熱土,外商投資逐年增加。一個外向型、多功能、現代化的新城區開始奇跡般地崛起,浦東由此成為20世紀9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取得顯著成就的重要標誌。

針對這種情況,國務院在1994年制定並開始實施“國家八七扶貧攻堅計劃”,明確提出要集中人力、物力、財力,用7年左右時間,也就是到2000年末,力爭基本解決8000萬農村貧困人口的溫飽問題。

在鄧小平的推動下,黨中央、國務院經過充分調查研究和論證,於1990年4月正式批准開發開放浦東,在浦東實行經濟技術開發區和某些經濟特區的政策。4月18日,國務院總理李鵬在出席上海大眾汽車有限公司成立五周年大會時,代表黨中央、國務院宣佈同意加快浦東開發的決定。

1990年4月以後,上海市政府制定了一系列開發浦東的政策和措施。9月,國務院批准了上海市政府開發、開放浦東新區的具體政策規定。浦東開發進入實質性啟動階段。

鄧小平的談話,科學總結了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基本實踐和基本經驗,從理論上深刻回答了長期困擾和束縛人們思想的許多重大認識問題,是把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推向新階段的又一個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宣言書。

1998年10月14日至19日,臺灣海峽交流基金會董事長辜振甫夫婦率臺灣海基會參訪團到大陸訪問,汪道涵與辜振甫舉行了第二次會談。

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目標1992年10月,在舉世矚目的中共十四大上,江澤民明確提出:中國經濟體制的改革目標是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中國改革開放的步伐由此進一步加快。

由國務院授權、中國人民銀行批准,1990年11月26日,上海證券交易所成立大會召開,12月19日,正式舉行了掛牌營業典禮。1990年12月1日,深圳證券交易所也開始試營業,並於1991年7月3日正式掛牌營業。

1992年初,鄧小平的南方談話從根本上解除了把計劃經濟和市場經濟看作屬於社會基本制度範疇的思想束縛。

1992年8月4日,汪道涵致函辜振甫,希望就兩岸經濟發展和兩會會務等問題舉行會談。22日,臺灣海基會接受會談邀請。經過多次預備性磋商,海協會與臺灣海基會在事務性商談中達成共識,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後被稱為“九二共識”),為會談成功舉行鋪平了道路。

從1984年起,國務院和上海市政府提出:要振興上海,重點是向杭州灣和長江南北兩翼展開,創造條件開發浦東,籌劃新區建設。1986年4月,在當時的上海市市長江澤民主持下,上海市政府提出了開發浦東的初步方案,並向中央上報了《上海市城市規劃方案彙報的提綱》。1990年初,時任上海市委書記朱鎔基向鄧小平提出開發浦東的戰略設想,得到重視和支持。

1991年3月,全國扶貧開發工作會議在北京舉行。此後,黨和國家對扶貧開發工作緊抓不懈,多次召開扶貧工作會議進行部署。

(新華社電)《 人民日報 》( 2020年01月07日09 版)

汪辜會談1993年4月,海峽兩岸兩個民間團體的領導人汪道涵和辜振甫在新加坡會晤。這次會談,引起了全世界的關註。

同年10月召開的十四大,明確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目標是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這是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目標的重大突破。

為落實十四大提出的黨的建設的各項任務,使黨的建設與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相適應,《關於加強黨的建設幾個重大問題的決定》明確提出了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

這次汪辜會談,是1949年以來兩岸高層人士以民間名義公開進行的最高層次的會談。

浦東是指黃浦江以東、長江口西南、川楊河以北緊鄰上海外灘的一塊三角形地區,面積約350平方公里。

進入90年代,國務院提出的“七五”期間解決大多數貧困地區群眾溫飽問題的目標雖已基本實現,但標準低,不穩定,不平衡,差別比較大。

在此關鍵時刻,1992年1月18日至2月21日,鄧小平先後視察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

1993年11月,中共十四屆三中全會審議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將十四大提出的經濟體制改革的目標和原則具體化,明確了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基本任務和要求,勾畫了其總體規劃和基本框架。這一決定成為20世紀90年代推進經濟體制改革的行動綱領。

根據這一計劃,扶貧工作迅速形成全黨動手、全社會動員、合力扶貧的新局面。經過廣大幹部群眾的艱苦努力,扶貧開發取得了顯著效果。

1984年9月29日,中共中央、國務院聯合發出《關於幫助貧困地區儘快改變面貌的通知》,要求集中力量解決十幾個連片貧困地區的問題。爾後,從1986年起,我國在全國範圍內開展了有計劃、有組織、大規模的扶貧開發工作。

1992年6月9日,江澤民在中央黨校省部級幹部進修班上,闡述了他對計劃與市場問題的思考。江澤民明確提出:“我個人的看法,比較傾向於使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這個提法。”這為中共十四大進一步推進改革開放奠定了思想基礎。

為促進兩岸關係的實質性進展,建立海峽兩岸溝通的渠道,1991年12月16日,大陸方面成立了海峽兩岸關係協會,由汪道涵擔任會長。在這之前的1990年11月21日,臺灣方面成立了臺灣海峽交流基金會,首任董事長是辜振甫。

中共十四屆四中全會以後,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得到進一步推進。

扶貧攻堅1991年3月,全國扶貧開發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這是一次將全國性扶貧開發工作進一步推向深入的重要會議。

浦東開發1990年4月18日,國務院總理李鵬在上海代表黨中央、國務院正式宣佈:中央決定同意上海市加快浦東地區開發。

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一些地方開始進行股份制探索。1984年11月,上海飛樂音響公司改製為股份有限公司,向公眾發行50萬元股票,成為試行股份制經營的股份有限公司。

黨中央迅速將鄧小平的南方談話傳達到全黨,全黨以鄧小平南方談話精神為指導,進一步統一思想,為開好黨的十四大作了充分準備。

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國際國內形勢發生巨大變化。中國儘管挫敗了西方國家的“製裁”,但面臨的嚴峻挑戰仍然存在。這種複雜的形勢使相當一部分幹部和群眾的思想發生困惑。

1993年4月27日至29日,汪道涵與辜振甫在新加坡舉行首次會談。雙方就關於海峽兩岸經濟交流合作、兩會會務及兩岸科技、文化交流合作等具體問題交換了意見,形成《汪辜會談共同協議》等文件。

鄧小平視察南方1992年春,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再次視察我國南方一些地區併發表了重要談話,從理論上回答了一系列關於中國改革發展的重大認識問題,把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推向了新的發展階段。

隨著股份制企業的出現和不斷增加,我國開始出現股票。隨後,股票發行數量快速增加,對股票進行交易的需求由此產生。於是,在沈陽、上海等地出現了股票櫃臺交易。1986年8月,沈陽信托投資公司代客買賣證券,開展股票櫃臺交易業務。同年9月,中國工商銀行上海市分行靜安區營業部也開始進行櫃臺交易。

這些會談,對推動兩岸交流,增進互信合作,都發揮了積極的作用。尤其是會談過程中強調堅持“九二共識”,成為此後海峽兩岸開展交流的重要基石。

明確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目標,解決了中國改革發展的一個關鍵性問題,是對馬克思主義經濟理論的創造性發展。

視察途中,他多次發表談話強調,黨的基本路線要管一百年,動搖不得。改革開放膽子要大一些,敢於試驗。判斷的標準,應該主要看是否有利於發展社會主義社會的生產力,是否有利於增強社會主義國家的綜合國力,是否有利於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計劃多一點還是市場多一點,不是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本質區別。社會主義的本質,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