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老师校园-王五星首先说:了一个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

  • 时间:

【厦门马拉松】

這兩件事對王五星觸動很大,他接下來特意就校園欺凌問題進行了調研。他找熟悉的老師訪談,跟當老師的親友交流,專門去各類學校瞭解情況。結果,一路調研下來,讓他大吃一驚:不僅是小學、初中、高中存在校園欺凌現象,甚至“連一些職業學院都有”,不僅在親戚朋友的孩子中存在,也有企業員工的孩子遭遇過同類事件。

另一個是司法群體,校園欺凌事件一旦發生,司法機關往往以當事人還是“未成年人”為由,批評教育了事,不會採取其它比較嚴厲的措施。欺凌現象,在孩子小的時候不處理好,很可能未來就少一個大學生,然後被欺負的一方還會報複社會,媒體就爆出過有因為老師教育、處理不當,學生長大後又返回去報複老師的事例。

王五星介紹了有一次應邀去歐美國家考察看到的情景:“他們那邊一旦發生校園欺凌這樣的事情,就像發生了一個刑事案件一樣,學校、家長和司法人員都會嚴陣以待,要建檔案,要嚴厲處置,社區也會有專門的心理醫生介入,就是事件發生後儘量把負面影響降到最低,也給後來這以最大警示。我們也可以借鑒別人做得好的地方。”

第二次遇到同樣的事,發生在王五星的侄兒身上。

呼籲必須全社會加以重視校園欺凌現象為何如此普遍?在王五星看來,除了上述學校和老師不夠重視的原因外,還有兩個主要關聯群體沒有引起重視。

作為國內陶瓷行業首家上市企業、“中國品牌500強之一”的掌門人,王五星在職業領域接觸的都是與建材、地產相關的東西,在提交建議時,多為陶瓷業建材業“說話”似乎成為題中應有之義。

“從這個事看,在學校和老師看來,孩子打打鬧鬧都是正常的,他們普遍有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心理。”王五星認為,校園欺凌往往伴有身體和精神的侵害,這種侵害會成為許多人的心理陰影,有的人甚至會有一輩子的影響。我們不應該麻木”。

有沒有想過成立一個這樣的公益組織,來應對這樣的事情,如果大家都重視,心理咨詢,發生了這些矛盾後,出現打傷學生,或出現有的學生不敢去上學,那教育局必須要出面,不願意在這個學校讀書了,要轉學去別的學校讀,要協調。要做出評估,兩個學生必須得轉走一個。有的學生性格暴躁,一見面就很猖狂,他說見一次就打一次,有的學生看穿著看不慣,成績好了看不慣,原因各種各樣,安排另外的同學撕掉課本,或公開暴力,或用軟暴力,語言上的,冷淡的。

編者按:他們來自於人民,為人民發聲,把解決人民的煩心事憂心事操心事當成自己義不容辭的大事,提的每一個建議中都有人民的呼聲。2020年湖南省兩會即將啟幕,紅網時刻新聞近日推出《我從人民中來》系列報道,聚焦那些即將啟程奔赴兩會履職的優秀省人大代表,講述他們的精彩故事。

“不調研,不瞭解情況,你根本無法想象,一些學生的欺凌手段可以說花樣百出,有的還註重‘技術含量’。比如有個搞後勤的老師告訴我,他們學校有個調皮的學生,在強行向同學要錢財時,他還先去校門口蹲點,察看哪些同學背的書包是品牌貨,最後被校方發現批評教育時,這名學生向老師供認,他共發現有11名學生背的是某個進口牌子的書包,這些人順理成章成了他先下手的目標……”

我從人民中來②丨孫清良代表:加快推進“邵永衡”城市群建設

來源:紅網作者:陳雪驊編輯:張立本文為紅網原創文章,轉載請附上原文出處鏈接和本聲明。

“那天弟媳打電話給我,說是侄兒在學校被人打了。我與弟弟跑去一看,見侄兒嘴裡有血,身上還有多處傷。”王五星說,老師發現後告訴了家長,原因是在校期間侄兒走路不小心碰到一個同學,結果那位同學找了其他同學,放學後在校門口攔住他,要侄兒“賠錢”。

從心理層面看,王五星認為學生在小時候受到欺負,因其年齡和身體原因不具備報複能力,但受欺受辱的情緒壓抑在心裡,等他長大後,他很有可能報複社會和當事人,“學生時代遭遇欺凌,往往會伴隨一個人的一生。從這個層面上講,可以說隱患很大”。

校園欺凌應該引起全社會重視如果是一件兩件同類事情,說是個別情況還說得過去,隨著收集到的案例越多,王五星覺得越有必要將這種現象公之於眾,引起全社會重視。

“這使我開始認認真真關註校園欺凌這個事情,當時兒子正在讀小學四年級。2019年他已經高中畢業了。”王五星說,兒子當年就讀的學校,是岳陽市最大最規範的一所學校,這讓他開始警覺起來——“這麼好的學校,為什麼發生這種事”?

“有的學生忽然不想讀書,忽然性格變化,忽然成績差,那麼很可能就是遇到了校園欺凌。所以我們的學校和家庭,都要引起重視,防微杜漸,發現苗頭就要迅速出面干預。遇到校園欺凌,學生應變處理力很有限,他們最後往往會採取極端方式,那樣的後果是最可怕的。”王五星希望全社會都要引起重視,要廣為宣傳。“不是一次宣傳就完了,要作為學校和社會的一個重大課題長期關註”。

2017年,王五星(右)獲頒“市長質量獎”現場。

第二天,王五星把兒子喊到一旁,問他是否拿了錢,“不打你,說清楚就行”。兒子一聽,哭著承認了。因為涉及的數額不少,不像買零食、玩具之類,王五星決心問個水落石出。他對兒子說你有什麼難處,要跟父母說,但兒子死活不開口。

本文鏈接:https://hn.rednet.cn/content/2020/01/06/6505528.html

我從人民中來①|謝良瓊代表:為實體經濟鼓與呼

“沒想到這樣的事情很多的”談起為什麼關註“校園欺凌”這個問題,王五星首先說了一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

在一個細雨矇矇的冬日,王五星打開話匣子,向記者侃侃而談……

原來這位員工的小孩成績好,不知怎麼就惹得有同學不高興了,有學生警告他“下次再考這麼好,就打你”。結果這個學生在下次考試時,就故意“放水”空著一些題目不作答。成績出來後,老師批評了他。這位學生心裡不舒服,後來在放學倒垃圾時,另一個班的學生將垃圾倒在他身上,想起被欺凌的委屈,他一下子爆發了,就拿打掃衛生的工具,打了別的班同學。

任岳陽市人大代表時,王五星說就校園欺凌問題,他至少提了兩次建議,他說被選為省人大代表後他又繼續提,“對這個事情,現在比過去理解更深刻”。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王五星與校園欺凌現象“叫板上了”。

當晚等兒子睡著了,王五星問愛人:是不是最近卡得太緊,孩子缺零花錢?愛人回答“不可能,平時都給的”。

一個是家長群體,聽到校園欺凌這種事,許多家長的第一反應,就是怪自己的小孩調皮,要麼就是說一句“人家打了你,你也可以打人家啊”,老師和家長都司空見慣,對問題的關註,某種程度上是非常弱、非常麻木的。

但王五星當人大代表以來,很多時候的對外發聲,與他的職業領域“風馬牛不相及”。他關註得更多的,是當今中國城市鄉村存在的一種現象——“校園欺凌”問題。

而社會幹預,比如在欺凌事件發生後的心理疏導,這方面更是少之又少。

經再三盤問,兒子才勉強說出來原由——原來是學校有學生威脅他回家拿錢“上供”。兒子還承認“拿過姐姐的錢”,這讓王五星想起讀中學的女兒跟他說過有幾次“一兩百元不見了”,原來,都是因為兒子在校受到了同學的欺凌威脅,不得不一次次回家“想辦法應急”。

“打架”背後的根本原因一齣來,開始連班主任也不相信,後來再仔細盤問,確實是受了成績較差的學生的威脅。

這件事對王五星的觸動也很大,他說其中有個學生家長看到這個現象後,很快就把孩子轉到其他學校了。但班主任好像不以為然,“你要走,就走,覺得大不了就不在這裡讀。連老師也意識不到這是一件很糟糕的事”。

紅網時刻記者 陳雪驊 長沙報道關註重大事項,關註普遍存在的社會問題,及時介入,充分用足用好人民賦予的建議權、監督權,是不少善於履責、敢於擔責的人大代表展現給外界的印象。來自岳陽市的湖南天欣集團董事長王五星,就是一位持續關註社會問題的湖南省人大代表。

“再比如課間休息時,一個學生去上廁所,在路上被幾個高年級同學一圍,其中有一個說‘給點錢’,說了在什麼時候交,僅僅幾秒鐘他們又散開了。你看,只需要幾秒鐘,幾個人把你一圍,問你要錢,然後很快就散開了。然後下次遇見,把錢拿了,短短幾秒,事情就完了。你看這有多可怕。”王五星介紹自己瞭解到的情況,不禁唏噓不已。

那是八九年前的事了。有一次,王五星因事從銀行取了1萬元,回家後隨手將裝錢的包放在客廳里。等他洗澡出來後,翻開包一看,少了近兩千元。他發現在客廳的兒子神色有點不對勁,心裡起了疑問。

王五星決定把這個事情寫進自己的建議里。

2017年,公司里有一位員工向王五星請假,說其孩子在學校跟人打架。第二天,王五星問起這件事,這位員工就說出了原因。

王五星(左一)深入一線調查研究,訪問困難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