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殴打影响-第二,愤怒情绪不影响防卫意识以及正当防卫行为的认定

  • 时间:

【新版医保目录】

第一,李德湘醉酒滋事,糾纏、辱罵及毆打他人,屬於不法侵害行為,唐雪有權實施正當防衛行為。而且,案件起因是被害人李德湘的過錯,其過錯程度不斷加重,所以,不可以將本案認定為互毆案件。問題是,中國鄉村熟人社會之案件背景以及雙方都有人“拉架”的情境是否影響對唐雪行為性質的認定。西方國家講究個人主義,不管多少人在場,無論其他人在做什麼,只要有不法侵害行為,遭受侵害的人就可以實施正當防衛。但是,中國鄉村是熟人社會,熟人之間的衝突不能完全等同於陌生人之間的打鬥。這是否影響唐雪揮刀致人死亡行為是正當防衛還是防衛過當的認定,是本案的基本問題。

關於唐雪案,個人意見主要有三點: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 曲新久)

第二,憤怒情緒不影響防衛意識以及正當防衛行為的認定。尤其是,司法人員不能將憤怒情緒、報複動機等直接作為認定故意傷害行為的根據。但是,唐雪是否有義務節制自己的行為?是否有責任控制自己的憤怒呢?答案是肯定的。本案存在著一個不能忽視的具有刑法意義的事實:李德湘腳踹、毆打唐雪時,有朋友拉扯。雖然在場勸阻人的行為未能有效制止李德湘的不法侵害行為,但是李德湘不法侵害行為的性質、程度以及危險性相對降低,唐雪實施防衛行為時應當有所節制。本案發生於同村人之間,李德湘叫唐雪父親大爹,而李德湘平日表現尚可、酒後好發脾氣、滋惹事端。這樣的案件背景合理地期待唐雪適當控制自己的憤怒情緒。之前,李德湘持刀前來唐雪住處滋事,但是,刀已經被羅某奪走扔掉,此刻前後的一段時間,唐雪未見(也不知道)該情節的存在。綜合全案情節,李德湘醉酒狀態下的糾纏、辱罵、毆打之不法侵害行為,客觀上有其親朋好友的約束和節制,加之鄉村熟人社會之特殊案件背景,其侵害性和危險性程度是相對較低的,這要求唐雪揮舞水果刀防衛時應當有所節制以避免造成李德湘死亡結果的發生。

第三,認定唐雪構成正當防衛的意見是妥當的。雖然死者李德湘致命傷是右胸部上段創口,創口深達胸腔,失血嚴重,但是,創傷本身不能直接證明行為屬於故意傷害、殺害行為。唐雪基於正當防衛意識揮舞水果刀阻止李德湘不法侵害,當然是“故意”的,但是不能基於此推測唐雪故意地實施了重傷害乃至於殺人行為。唐雪主觀上是否具有刑法意義上的“過失”?儘管唐雪原本可以不實施正當防衛行為進而避免造成李德湘死亡,她可以消極等待李德湘親朋好友約束制止其不法侵害行為,或者積極地加入到約束制止李德湘的行動中,但是不能據此認定唐雪的行為有刑法意義上的過失,此所謂“法不能向不法讓步”“正不能向不正低頭”。當時,大年初四後半夜,天很黑,李德湘沖向唐雪,唐雪先後揮舞削果皮刀和水果刀防衛,是否認定唐雪主觀上有過失存在著一定的模糊空間,即自由裁量的空間。在這種情形下,案件事實原則上應當作有利於被告人的認定,不宜認定唐雪的防衛行為“明顯”超過必要限度而造成重大損害。